当前位置:

怀化最民宿(十)丨沅水江畔时光长 宅院深处忆从文

来源:红网 作者:龙腾 编辑:石凌炜 2019-09-04 13:25:10
时刻新闻
—分享—

微信图片_20190815141148.jpg

傍晚时分,抵达沅陵芸庐酒店。

红网时刻记者 龙腾 摄影 卢七星 沅陵报道

黄昏时刻,熄了引擎,打开车门,虽已入秋,仍是一副夏日的暑气遂漫进车内。长街上依稀可听到隐约的江声,眼前是一栋有着翘檐的灰黑色瓦屋,这里就是“芸庐酒店”。

图片2.png

芸庐二楼小憩亭。沅陵文旅广体局供图

芸庐,曾是沈丛文先生在沅陵的故居,民宿之名取自于此,这是一座以土家族文化符号与时尚元素融合的宅院。民宿位于怀化市沅陵县滨江大道龙兴讲寺旁,门口是公交车的终点站,马路对面就是沅江。

这里,是一种回归

沈先生在《芸庐纪事》中有过这样的描述:“他自己认为最得意的事情,却是六年前有一次用同一作风跑到青岛去,……到家里时却从一大堆记忆印象中掏摸出一个楼房的印象来。三个月就自己设计,自己监工,且小部分还自己动手调灰垒石。在原有小楼房旁边的空地上造成了座半中半西的楼房……”

文中的“他”即沈先生的大哥,人称“大先生”,那座非中非西的楼房便是“芸庐”。

微信图片_20190815144732.jpg

芸庐酒店大门。

这栋房子给他们家带来了一段时期的温暖:妈来过,沈从文的大哥就住这里,沈从文本人在这里住了好几个月,中国军队的英雄团长、后来被错杀的沈荃,在这里养伤数月又被征召上前线再次抗日。可爱可怜的九妹,也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还有,文化名人梁思成、林徽因、金岳霖、闻一多等,都曾在南渡昆明时,到芸庐作客,林徽因还给沈从文写下一封热情洋溢的信,盛赞芸庐。

微信图片_20190815141121.jpg

充满现代生活元素的新中式装修风格。

图片3.png

房间内景。

不过那座沈先生用美妙笔触描述过的老楼已不复存在,这是一座新建的宅院。其外观依旧保存了古代园林建筑的修筑风格,在尽量守住“泥土味”的同时,也大胆提出古民居中不符合现代生活的元素。房间里先进的电器设备、新中式的装修风格,无不洋溢着现代的气息。

客栈员工大都是本地人,他们可能没有五星酒店职业性的微笑,但足够真诚,这才是最重要的,因为这才是沈从文笔下“第二故乡”的本色。

图片1.png

在这里,回忆沈从文。沅陵文旅广体局供图

一家民宿也是一种灵魂。每家民宿,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只不过这里,借用了沈先生的故事。有人为了回归,有人为了停留,有人为了发现,有人为了营造……民宿呈现出来的美,远超其本身,这是民宿的灵魂所在。

这里,是一种惬意

微信图片_20190815141150.jpg

憩园。

微信图片_20190815141127.jpg

适园。

客栈由芸庐、适园、陶然居、豫园、水云间、憩园六个相对独立的小院组成,共拥有客房19间。从大门进入,首先是接待空间与茶室,一进院是开阔的厅堂,另外几个院子则是较为私密的客房空间。

微信图片_20190815144740.jpg

二楼木屋。

微信图片_20190815141131.jpg

旋转石梯。

微信图片_20190815143550.jpg

水云间观景台及小憩亭。沅陵文旅广体局供图

自适园而入,眼前是一个小庭院,正对园门的是一个二层木楼,右手边是一个独门别院,住在里面别有一种宅院的感觉。向左穿过茶室跟天井,沿着旋转石梯登上二楼,右手边同样是两层的木楼,穿过拱门,就看见水云间江景观景台和小憩亭。

微信图片_20190815141155.jpg

站在观景台眺望远方。

微信图片_20190815141137.jpg

日西斜,月东升。

在观景台旁的二楼是用餐的地方,还有部分房间也位于此。观景台外面是江、是山。江是碧湛湛的一条,山是青郁郁的连环。夕阳下沉,最远处的翠微淡成一袅青烟,忽焉似有,再顾若无。

微信图片_20190815141123.jpg

夜下的芸庐酒店。

日月闲闲,有的是时间。面前一览不尽的青山绿水,身边龙兴讲寺的古朴风尘,任风吹,任鹰飞,而我在其中俯仰天地,呼吸晨昏,不知不觉已到晚饭时间。

碣滩茶。

在这里还可以品尝当地的茶叶特产:碣滩茶。在茶室里放满了各种款式的碣滩茶,碣滩茶,得名于唐,明清时代称它为"辰州碣滩茶”。碣滩茶为绿茶,其形、色、香、味均独特无二,其外形条索紧细,挺秀显毫,色泽绿润,内质香高持久,有栗香气,滋味鲜醇甘爽,饮后回甘,冲泡后汤色黄绿清透,杯中茶叶时起时落如银鱼游翔。最为奇妙的是,近者因"醉"而不闻其香,远者因"渴"倒倍觉芬芳。一人品茶满屋香气,正是碣滩茶与众不同之处。

微信图片_20190815151404.jpg

芸庐酒店与龙兴讲寺之间的小巷。

微信图片_20190815152345.jpg

沅水晨景。

清晨醒来,静卧在沅水边的小山城,薄雾渐次散去,斜长着几株高大的皂角树。小巷里斑驳的砖墙上爬山虎延伸着几片不规则的绿,几簇狗尾草和零星几枝不知名的蓝白小花在墙头摇曳着。当城垣的轮廓在早晨的阳光下刚刚显得清晰时,一群不知名的小鸟扑楞楞地掠过那片错落有致的黑色瓦屋,沿着沅江向前飞去……

微信图片_20190815153259.jpg

回到嘈杂的城市,还是会经常回忆起推开适园木门那“嘎吱”的一声。

本站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名,不得更变核心内容。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旅游频道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