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旅游频道 > 正文

万佛山:诗与画的构想

2017-10-30 09:26:43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张恒 编辑:晓柒

  云贵高原与南岭西端过渡地带的迷雾烟雨,居然孕育出如此意蕴丰盈的一座山:那山谷和峰峦里堆积的都是诗的素材,稍微润色一番就是唐宋诗人的长歌短令;那溪涧和岩壁上流淌的都是画的底色,简单调配一下就是明清画家的山水写真;那浓郁的自然风情和深厚的人文景观,不用文字描述,就是一篇声律藻饰的抒情散文。

万佛山 摄影:吴公海

  万佛山,既有南方的清秀与婉约,又有北方的厚重与大气,展现绝美的风景和独特的意境。在这里,一座山的自然形态所赋予的物质含义被诗情画意所替代,一座山蕴积的深厚底蕴被一种精神境界所诠释。

  一

  走在万佛山古韵缠绵的幽静山路上,青翠绿秀与视线连绵,峭壁悬崖和心绪相接,花香鸟语带着地域情怀和季节情韵与我一路同行。寻着山涧潺潺溪水的走向,我隐约听见一阵阵似有侗族音乐委婉动听的声韵,流淌于丛林深渊,袅袅余音。总有一簇簇跳跃的红颜闪现在眼帘,几分婉约,几分凄美。我知道,万佛山是锦绣杜鹃的故乡,每到三四月间,绽放在坡地和山梁的花束是季节里最美最具风情的景致。可时令已过,想必杜鹃的落红早已随着时间的流逝化作根下护花的春泥。我揣摩,那斑斑红颜要么是秋日的红叶在茎脉里调色,要么是身披彩红衣衫的山鸡在绿荫中隐匿休憩。抑或,是丹霞地貌的殷殷红岩在林丛里裸露情怀。

  或是陶渊明的书中世界我去的多了,或是徐霞客的山水游记我看的多了,这万佛山就像和我有着与生俱来的缘分,格外的亲切,走近她便有着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各种情愫和欲望都来得那么自然,那么有章可循。记得沈从文曾经说过一句话,美的东西往往都是没有家的。想想确是有几分道理,万佛山的境界内涵就是对这句话最好的诠释。美学的真谛总是如此的玄奥,不仅有形象思维问题,也有审美情趣问题。透过万佛山诗情画意的演绎,我体味到了一种美学境界带给人的心灵感应。

  进入山势陡峭之处,有些许凉爽侵入身心。我不知道是海拔增高造成的温差所致,还是万佛山的幽境越来越深邃越来越险峻所致。万佛山是通道侗族自治县面积最大的一个风景名胜区,主峰海拔近六百米,可谓一览众山小。我想,这样的高度也象征着通道人的一种理想,一种志向,一种超越,一种登高不止的境界。一座山的深邃与高耸总是带有某种特质,这就像一种文化向度,是有历史渊源和时代属性的。在万佛山,我能感受和体味到一种勇攀高峰的精神境界。

万佛山 摄影:何志鸿

  万佛山云遮雾障。这里的云,亦像词句般流淌着一种意境,像水墨般聚集成一种形态。山半腰上的云绵薄的很,像是侗族姑娘飘逸的丝巾,缠绵在树上风情万种,远远的,似乎都能闻到民族服饰的馨香。还有丝丝缕缕的云从丛林深处升腾而上,袅袅如烟,让人疑惑密林深处藏有人家?山顶上云厚重一些,却不像黄山的云那么臃肿,也不像泰山的云那么稀薄,而是洁白如棉絮,给人以温暖和慰贴,身在高山而不胆寒。随着时空的变化和视觉的转换,那些云缓慢的演绎着不同的形状,象形象意,为万佛山的诗情画意增添一份神秘的意味。

  忽觉得有一种弹拨乐般的音律萦绕于耳边,并以特有的分贝尾随着山顶云彩的走向回旋在峰峦与峡谷之间,流淌在林带和草坡之上。是飞鸟和走兽发出的声音吗?万佛山有许多的野生动物,它们生活在绿丛和洞穴,与周边环境和谐相处。但这声音委婉而有韵味,不像是源自它们;是林涛和溪流发出的声音吗?也似乎不是。这里林带百里,涛声低沉浑厚,带着独有的季节情韵;这里溪涧纵横,流水绵长悠远,有着明显的地域特色。忽然顿悟,那应该是神秘莫测的山风在峰谷之间起伏,在岩壁之上回旋,所演绎出的美妙弹奏。我这个视角处的万佛山,一座座耸立的山峰很像一座座超大的竖琴,峡谷为琴座,峰峦为琴架,密林作琴弦,一阵阵风儿就像一双双纤指,拨动着自然界最纯真的生态和弦。

  然而,随着脚步的纵深,山势的陡峭,这种天籁之声又渐渐消失了,整个万佛山像是进入到一种静默状态,几乎所有的声源都被屏蔽了,一座山的生灵全都进入了一种休憩状态,一座山的巨大能量全都隐匿在了葱茏之中。这是一种现象,更是一种神奇,一种境界。或许,只有通道的万佛山才有这样的现象,这样的神奇,这样的境界。

  就在脚下,光影里的一蓬紫色小花,几分素雅,几分淡定,沐浴着山坡上融融的暖意,碎碎的开,从容至极。那种单薄却思想丰盈的神韵,给人以无尽的想象。我能感觉到,她正以一种最简单的形态,把自己贫瘠的生命展示出来。这种从容和淡定,这种诗书般隽永和水墨般雅致,不正是万佛山的品性和特质吗?不正是生于斯长于斯的通道人的品性和特质吗?

  二

  穿越在万佛山苍翠蓊郁的怀抱,我的心灵立即被它博大渊深的意境所溶解,似是化为一片浸透古韵的绿叶,穿越于悠远的时空。万佛山茂林修竹,古树参天,柏树、枫树、松树、杉树、桦树、乌桕、红叶石楠、紫薇等几百个植物科属和种类犹如绿色基因库,在通道大地构筑一座绿色王国。置身延绵苍翠之中,才能体味地质学家们将万佛山的丹霞地貌比作“绿色万里长城”的真正含义。这些树木,古老和新生叠加在一起,高大和细小交叉在一起,浓郁和绵薄混合在一起,刚劲和柔弱有机结合在一起,整体和局部以逻辑形态连接在一起,严谨而细腻有序的物质形态和生命结构,给人以遐想,给人以启迪,给人以哲思,给人以意象,呈现出无处不在的旖旎韵致和蓬勃生机。如果把万佛山比如成一幅中国古典山水画,那么绿色就是它永恒的底色,林木就是它浓涂重抹之笔。这是诗与画的构想,蕴含的不仅是绿色景致,还有绿色的内涵和外延,更有超越诗画之美的绿色境界。

我很是疑惑,似乎只有到了万佛山,才明白什么是被绿净化了的空气,什么是被绿浸染了的天地,什么是被绿浸透了的负氧离子,什么是森林与所在空间的非生物环境有机结合在一起,构成完整的生态系统。这是一种生态典范,其意义已经超越自然生态本身的固有含义。在这样的丛林之中,物质概念被溶解,精神概念被溶解,意象和思维也似乎被溶解。

  喜欢万佛山树木的沧桑和禅意。面对一丛丛浸透历史风雨和千年佛音梵呗的青枝绿叶,梦想在飘渺,色彩在飘渺,微笑也在飘渺。灵魂的欲念,在这红岩地质孕育的碧树丛中,化为青烟。万佛山的树木带着真实的随性,牵引人的思绪向往一种高度,向往一种境界,领悟大千世界的玄机,领悟一切生命的奥妙。与其说这里的每一棵树都是一幅精美绝伦的艺术品,强烈的美感让人浮想联翩、情不自禁,倒不如说,这里每一棵树都是生命的体验者,历史的见证者,仿佛在为人类洗涤岁月带来的疲惫和凡尘带来的贪欲。

天生桥

  最是欣赏“仙人居”后山崖上那些高山松,它们或驻扎在危岩之上,或悬伏于峭壁之侧,或穿插零落在竹林扶疏之间,遒劲坚韧的枝叶,傲然挺拔的树干,斑纹粗裂的树皮,加之盘根错节的造型,尽显这一古老树种独特的美学价值和超然的生命力,其视觉之美一点不亚于黄山迎客松的风韵。“日月每从波底出,峰峦常在气中浮,人生忘节当如此,屹立狂谰几万秋”,明代诗人薛宣关于黄山松的这段赞誉其实更适合万佛山的高山松。遗憾的是薛宣不曾来过万佛山,否则的话诗人定会移情别恋,把他更加华丽的词句镌刻于此,流芳千古。“天生鹊桥”是一块丹霞巨石经流蚀、崩塌、风化而在的天然石拱桥,惊奇的是一侧桥头天生一株千年古松,枝叶繁茂,巨大的枝丫彷如伸出的手臂,引领入山随缘的人潜心行走,那种超然的生命境界又岂是几句唐诗宋词,几幅古典山水可以解读的。

  在“撑架岩”高耸的石壁上,斜斜洒洒零落着几株青枝绿叶,极目远眺,生意盎然。这样的峭壁人是很难攀爬上去的,就是飞鸟也是要择地而落,但令人惊奇的是那些树儿却扎根其上,从容之至,淡定自然,以稀疏的枝叶摇曳一片绿色的风景,撑起一片生命的天空。这样的一棵树赋予万佛山的不仅仅是自然景致了,还有生命的顽强与坚守。这样的风景呈现,这样的境界展示,很是契合一首诗和一幅画的意境。在这样的树木面前,除了仰望,还有敬畏,还有生命境界传递给人一种坚忍不拔的情感力量。

  有山风徐徐而来,犹如王俊雄书香音乐《松涛》中的旋律。那穿越丛林的激越和在峡谷里的起伏,一如我的心绪在石壁上回荡,在天空中盘旋。那或高或低,或急或缓,或尖啸或浑厚的声响,让一座山都律动起来……我被震撼了,身心陶醉在大自然天籁之中。原来万佛山树木的美妙就在于此,万佛山境界的魅力就在于此啊!

万佛山 摄影:李双喜

  闭上眼睛,沉醉在万佛山固有的天籁之中,我感悟到花的绽放,叶的吐蕾,风雨的协奏、雷电的高歌,以及丛林的舞动与群鸟的和鸣;感悟到风的潇洒、云的轻盈,日出日落、月降月升的恢宏和壮阔;感悟到清新的自然、淳朴的世界,以及朴素的思想、淡泊的人生。

  三

  一座山朴素的原生态,最能体现其境界之意涵。万佛山丹霞地貌造化而成的峰墙、峰丛、峰柱及峰林中,危岩嵯峨,怪石嶙峋,姿态万千,以画之形,演绎自然之美,以诗之意,彰显境界高深。

  或许,乍看这些石头并不觉得有多少神奇,它们一座座矗立在绿树丛中,一坨坨驻扎在溪涧、峡谷,一块块镶嵌在山峦与陡坡,一层层叠加成峭壁悬崖和洞穴凹坑……以各种形态生长在万佛山的不同位置,体验着岁月的长度,蕴积着生命的厚度,散发着时空的温度。这些石峰、石壁、石块,不在乎自己的形体大小,不拘泥于自己的几何形状,毫不掩饰自己的生命本真,与树木花卉为邻,和飞禽走兽为伍,不卑不亢成为万佛山诗画长卷里不可或缺的美学元素。甚至在某些情境中,一展它们的峥嵘险峻,营造一种令人惊险畏惧的氛围。当然,亦有一些石头颇具感情色彩,它们或惟妙惟肖状物于形,或栩栩如生写天下苍生于貌,移步换景,卓然昂然,粗犷中尽得造化之玄机,质朴中自有冲天之豪气,阴柔中不乏女性之细腻。那种象形象意的神态演变,那种富有生命质感的思想流露,是你身临其境之前思维所无法想象的。它们用独有的形态表象共筑生态和谐,用超越自然的形体语言共享生命情趣。即使那些普通的石头以简约造型出现,也是遵循返璞归真、大道从简的艺术原理,很是贴近人的情感意愿和审美意识,一如诗中小令和画中小品,少不得,亦多不得,真正的恰到好处。

南海神龟 摄影:龙光雄

  很是佩服通道人的想象力,用侗族人独特的审美情趣,让许多象形象意的石头有了自己的故事内涵,有了诗画般的名字与雅号。“雄狮望月”、“擎天一柱”、“美女望夫”、“神州海螺”、 “天生鹊桥”……细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那块形似金龟的巨石从南海而来,正跋涉在崎岖路途上,其生命征途有着一种穿越时光隧道的悠远。我不知道是先有万佛山还是先有这只“金龟”?或许它们是同时来到这个世界,缔结一块石头和一座山的姻缘。觅食的“玉兔”选择的地点令人疑惑,且不说那里是否有嫩绿的青草可食,如果正在爬坡的“老熊”袭来,可有退路安全撤离?除非它是从月宫下凡于此,能轻盈的跃过侧翼的“一线天”而逃之夭夭。“白莲花”开了多久或许通道祖祖辈辈的人都说不清,但花开四季,从不枯萎,越是冰雪封山越是花瓣惊艳,却是一代又一代通道人都曾见证的。万佛山的石头似乎都是这么神奇,那种超然,那种洒脱,那种随性的生命态度和丰富的精神内涵,让人的思维有了一次从感性到理性的飞跃。

  或许,在万佛山,每块石头都成为历史的模块,组合着生命,组合着时空,也组合着一种悠远高深的境界;每座石壁都成了岁月的竹简,焊接着古老的箴言,凝固着时间的分秒,镌刻着沧海横流的往昔。我们无法衡量与界定,自己与一块石头的距离,与一尊石壁的距离,与一座山的距离,究竟是一段风景还是一道历史长河?但我们可以肯定,置身万佛山,自己便也成了风景,成了历史。

万佛壁

  仰望“万佛壁”,我情不自禁变作一种仰望的姿态,虔诚之心油然而生。想象不出这块巨石已经驻守在这里有多少个岁月?揣摩不出这块巨石见证了多少人间冷暖和世间沧桑?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一定见证了最初的万佛山于中生代形成拗陷盆地过程中天崩地裂的地壳变化,一定见证了后来的万佛山经过地壳上升,进入内陆山间湖盆发展阶段,最终被时光雕琢成就一处绝美之地的经典历程。在这样的石壁面前,人的生命仿佛就是那岩壁上的一块苔藓。

  其实,顺着“万佛壁”的走向,一个由石头元素演化而成的奇观还在延续,精彩不断。于是,我们还看到了石与水的柔情,看到了石与树的缠绵,看到了由丹霞地貌所演绎的诗意山水长卷……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