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旅游频道 > 正文

上半年百万游客来寻“诗和远方” 长沙县民宿为什么这么火

2018-07-27 09:45:14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 编辑:晓柒

 

睡个懒觉,在小木屋醒来,伸个懒腰,生活很慢。


  姜国

  上周五,刚从北京出差回来的长沙妹子刘妍,一走出黄花机场,就被等候多时的闺蜜拉上车。她们的目的地是50公里外的长沙县开慧镇锡福村。闺蜜的说法是“让乡村晚风,涤荡城市风尘”。过后回想,刘妍仍会陶醉。那晚,路灯有些昏黄,稻田蛙声一片,她拖着行李箱走进村里,抬头看天空,满天的繁星让她诧异又惊喜。她突然意识到,在城市的这几年,她已经很久没看过星空了。

  天光大亮后,刘妍发现来到了一个“梦境般的地方”。这里一派闲适的田园风光,建筑古朴,笑脸和善,空气沁人心脾,更吸引人的是,满眼翠绿让她心情大好。被一股强烈的冲动驱使,她立马又订了两晚民宿。

  归园田居,找寻诗和远方,这是很多人的夙愿,也催生了乡村民宿的爆发式发展。在民宿浪潮席卷而来时,长沙县的民宿发展尤为瞩目。今年上半年,全县接待游客达到559.14万人次,超过五分之一的游客都曾体验长沙县乡村民宿。

  短短几年时间,从星星之火,逐渐燎到全域。长沙县民宿为什么这么火?为什么火得这么快?近日,笔者住进了开慧镇锡福村民宿,探究背后的原因。

  企业赋能

  民宿市场化运作

  采用“村委会+企业+农户”模式

  “公司刚又通知两间房订出去了,要赶紧去收拾一下。”在锡福村喻家洞组,安逸轩民宿的老板张安放下刚收拾完的一大桌碗筷,转身又前往客房打扫。张安口中的公司,正是长沙慧润乡村酒店管理有限公司。

  随着乡村旅游的兴起,各地民宿的开发建设如火如荼,不管是政府还是村民都投入了大量资金建起了民宿。但存在的问题是,由于很多经营主体没有重视相关配套休闲设施的建设,以及运营、品牌的建设,民宿所产生的经济效益极低。

  怎么办?县旅游局结合开慧旅游小镇的特有优势,引入慧润乡村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在开慧镇进行民宿试点。2015年,经过前期摸索,乡村民宿正式揭开面纱——采用“村委会+企业+农户”合作的新型公司化运作模式,走出一条民宿脱贫路。

  政府、村民和企业三方共同投入,政府负责民宿村的水、电、路、网络等基础设施建设,以及美化、绿化、亮化和房屋外立面的改造,村民负责室内装修和家具、家电及酒店用品的投入,公司负责民宿智慧门锁、民宿管理软件、民宿规划设计等投入。

  56岁的彭正祥是锡福村第一个吃螃蟹、第一个尝甜头的人。他敏感地意识到民宿项目的脱贫致富潜力,最早把自家猪舍推翻改造,建成了四间带卫生间的客房,“客房的灯具、床、沙发、茶几由慧润公司统一布置,客源也是慧润公司统一安排入住,双方再分成。”彭正祥说,一年时间里,包括住宿、餐饮等收入,他家综合收入超过了11万元,是以前养猪、种田收入加起来的几倍。

  看到民宿产业带来的可观经济效益,其他农民纷纷效仿,由“要我干”变为“我要干”。“睿欣”“安逸轩”等几家精品民宿脱颖而出,掀起了发展民宿经济的热潮,也使企业引导民宿发展的模式落地生根。

  在开慧镇,慧润公司负责客源保障、营销推广和业务指导;农户负责管理经营和游客接待,其收入按村委会10%、企业30%、农户60%的比例进行分配。通过企业引导,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共同体,充分调动了农民参与民宿业发展的积极性。

  政府引路

  一二三产业深度融合发展

  民宿的名气有了,如何让它们发展后劲更足?长沙县进行了自己的探索。以“市场为主”的理念建强硬件、配齐软件。为了满足游客的多元化需求,开慧镇政府给民宿也配套设置家禽饲养区、稻田蔬菜种植采摘区、山水丛林休闲体验区,打造了大明湖生态湿地公园、魔方营地、共享农场、登山游道、乡村旅游服务中心等乡村旅游项目。

  同时,以“带富村民”为关键来塑造品牌、包装产品。村集体与企业、村民合作,成立农业专业合作社,坚持以高于市场价10%的价格,对农民的蔬菜、瓜果、粮油、家禽、腊味等农副产品,集中进行采购,并通过精品包装和产品附加值的提升,创立了“板仓人家”农产品自有品牌,将农副产品变为了体现乡土特色、绿色生态的旅游产品。并拓展互联网电商模式,通过“互联网+民宿+农产品”的共享方式,近三年村民通过线上线下平台向游客和市民销售土特产、旅游产品800万余元,有效推动了农村一三产业融合发展。

  从谋一域到谋全域、以民宿产业激发“富北”活力,这是长沙县旅游局正在推进的重头戏。2018年,长沙县旅游工作要点之一,就是出台支持政策,加快发展具有地方特色的乡村民宿品牌。《长沙县旅游民宿发展三年行动计划》即将出台,根据计划,2018年至2020年,三年内长沙县将着力打造100家旅游民宿(挂牌)点、3个民宿示范村。

  “全县民宿业不是‘千家一面’,而是‘一家一世界’。”长沙县旅游局局长王海燕介绍,县里统筹考虑组团开发民宿村时,一个重要思路是,根据各村组的自然风光和人文特色,设定各自的主题特色,满足不同游客的不同需求或满足同一游客的不同体验。

  随着政策的完善,长沙县民宿发展的模式也呈现出更多色彩。以开慧镇为起始点,沿经茶乡金井,向果园、高桥、路口、春华、江背等延伸,长沙县的乡村民宿基本是“开发一个、运营一个、成熟一个”。

  通过政府联姻,慧润公司得以深度参与长沙县全域旅游开发与设计。不久前,该公司与湖南省农业科学院科研基地管理中心在长沙县高桥镇举行项目签约仪式。今后五年,双方将在产品研发、农业旅游、乡村振兴等方面开展深度合作,在高桥镇结合镇域产业特色打造一二三产业深度融合发展模式。

  “野”性生长

  保留乡野风,业态生命力勃发

  与城市相比,乡村多了一份宁静、清新,给人以惬意的放松。人们向往农村,期望感受乡村民宿,不仅要身在乡村,而且要感受乡村味,绝对不是所谓的“城市般的装潢”。为此,长沙县乡村民宿的规划与建设,始终把做足“乡愁”作为乡村民宿、乡村旅游发展的使命,尊重自然、尊重生态、尊重原貌、尊重本土文化。这些尊重,换言之便是尊重乡村民宿的“野”性生长,最大限度地保留了乡野风,原汁原味,同时因地制宜,开发了不同形式的产品。

  浔龙河·地球仓酒店,不破坏大自然一草一木的前提下,在森林中搭建房屋,与自然融为一体,仿佛入画的半山别墅。青山绿水作邻,鸟语花香为伴,风来听风,雨来赏雨,在钢筋水泥的喧嚣之外,守得一窗宁静。

  星空木屋酒店,草虫唧唧,鸟儿啾啾,推开吱呀作响的柴扉,惊奇地发现,席梦思、自来水、卫生间齐备,这分明是一座袖珍的林间别墅。透过洞穴一般的窗户,就着附近昏黄的路灯望过去,山朦胧、月朦胧,情意绵绵……

  慧润的板仓国际露营基地、湘丰的帐篷酒店、福临的影珠山生态农庄民宿、黄花的小顽国亲子乐园、路口的地锦蘑菇体验农场…… 因地制宜,因人而异,民宿有了合适的土壤,也就有了一种“野”性的生命力,如野草遇见春风,拔节生长。

  访问手记

  民宿产业成为乡村振兴新力量

  姜国

  在锡福村民宿一觉醒来,一位媒体大咖在朋友圈发文感叹:工业化初期,农民工进城大迁徙;工业化后期,城里人乡下大逃离。现如今,大多数人并没有能力做到周末去自家森林别墅度假,但去一处车程近的乡野、租一间房住一两晚的实力还是有的。抖落城市的压抑,呼吸乡村的野趣,一个周末的时间,完全可以让全家人换一个活法,换一种心情,何乐而不为?

  乡村民宿的出现,给了城市人这种普遍的“乡愁”心理一次快慰的按摩,并逐渐延伸壮大成为产业。习近平总书记今年在海南省考察乡村振兴战略实施情况时指出,乡村振兴要靠产业,产业发展要有特色,要走出一条人无我有、科学发展、符合自身实际的道路。

  对于省会近郊的长沙县来说,何为推动乡村振兴的特色产业?长沙县旅游人通过摸索实践给出的答案是,以空间换时间的民宿产业。近年来,得益于民宿产业兴起,长沙县旅游经济产业链越拉越长,仅从开慧镇来看,就从原来的采摘半日游,逐渐演变成一日游、两日游,进而带动餐饮、文创、种植等产业活跃,所谓一业兴百业,为全面贯彻乡村振兴战略提供了无限想象。

  事实上,在长沙县,民宿业已成为一些村落产业兴旺的支点。通过民宿,先吸引游客,再吸引在外打工人员返乡创业,乡村拥有了产业依托,生活有了源头活水。这些外出打工者,通常是年轻人,他们的离乡,一度让乡村空心化、缺乏活力。现如今,有了民宿,有了游客,有了钱赚,进而产生了“洄游”示范效应:在长沙县北部开慧、金井、果园等镇,有人返乡、有人创业、有人带头,让民宿成为了在家门口就能生财致富的产业。空心村不空,贫困者不贫,田园成为花园,乡村振兴有了持续后劲。

  采访行将结束,笔者问长沙县旅游局局长王海燕,理想中的长沙县民宿是什么模样?她引用了不久前摘录在手机里的一句话作为回答:看上去很优雅、住进去很舒服、推开窗很丰满。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