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旅游频道 > 正文

绥宁苗族有趣的古婚俗:分火合火、花树迎亲、吵嫁妆、躲新娘……

2018-05-14 09:26:03 来源:红网综合 作者:杨焕礼 编辑:晓柒

新娘从出门到进洞房的一路习俗

  新娘被兄弟背出家门时,新娘的族人把两个用红纸缠着的火把合在一起点燃,跟在新娘的后面。当走到大门口时,举火把的人将一个火把交给女方家的人带回,另一个火把交给接亲人在前面照路,一直照到新郎家,一路上男方(或女方)准备了很多火把,当一个火把快燃烧完的时候,就要用另一个新火把接上,一个原则就是在路上不能让火把熄灭。现在的人只在新娘出门时还沿用火把,在路上已用灯笼或者马灯代替了火把,此俗称为“分火”,表示分家立户繁衍生息。在这一点上,绥宁苗族人儿女都一样,儿子也有“分火”之说,儿子娶亲成家后,要另立门户“进火”时,从父母家里分户出来也同样用点火把的方式进行“分火”,不同的是儿子“分火”时,还要从父母家的火塘里带走一部分正在燃烧的火炭子,到了新家放进自己新火塘里。

  也有的地方,男方去女方家里接亲时,打了两个火把在前面引路,后面有两个男童,他们并排而行,举着两根刚砍下来枝叶齐全的小竹子,竹子上缀满用红布扎的花朵。回来也一样,不过火把已换成了女方家的,男童举的小竹子依然是原来的小竹子。后来这种习俗演变成前面带路的为两男童,两个火把变成了两盏马灯,且挂在了小竹子上,竹子上扎的花也简化了,直接系上几块红布条。此习俗过去称为“花树迎亲”。

图片为绥宁苗族接亲图,前面两男童用小竹子提马灯作前导

  接(男方)送(女方)亲的队伍有锣鼓唢呐乐队同行,现在还很流行,因此习俗全国各地普通存在,此文从略。

  前篇文中提到,长铺子以南及以西地区的苗族人家对上门来接亲的担宝(又称为担客),因传统上认为他们是来“抢”人(接新娘),“抢”东西的(抬嫁妆),因为舍不得女儿被他们“抢”走,主家故意冷落怠慢这些人,把离别的怨气撒在这些人的身上。因此,吃宴席的时候,他们故意将这些人安排坐最偏的席位,有的地方还不让他们上酒席,只让他们吃饱了就行,还有的地方只给他们吃一些剩饭剩菜,晚上也不安排他们床铺睡觉,让他们围着屋内的火塘或院子里的火堆坐一通宵。

  按理说,做担宝的人既然在女方家受如此冷落,应该没有什么人人肯去做担宝的。可事实却恰恰相反,一些年轻小伙子,特别是未婚的男青年,对接亲倒是乐此不疲,还有的自告奋勇前往。原来他们还准备了“后手”,也因为有了这个后手,促成了不少年轻人的终身大事,这就是接亲回家路上的“吵嫁妆”习俗。

1

  新娘出门,女方家一般都有一群送亲客,其中包括新娘的亲兄弟姐妹,堂姐妹,还有寨子中平素与新娘相处得好的女伙伴。这些送亲客多数是未婚女。按过去的习俗,这些男女青年平时很少有机会能近距离接触。即便苗族每年有“赶歌场”的习俗,平时集镇赶场也有“踩妹脚”的习俗,在那样的场合能凑成对只是极少数。那时“赶歌场”是男的聚一群,女的聚一群,唱歌往往也是隔河隔溪,隔冲隔田。要想在“赶歌场”找到如意的情人,除非自己有一个好嗓子,还要有见子打子灵机活便的脑瓜子。能在歌场里定下终身的,只能是那些“人才”、“歌才”都出众的青年男女。即便这样,这些在歌场中相交相识的青年男女,最后还是要征得父母同意,请媒人提亲。“踩妹脚”也只能促成一小部分胆子较大的青男女,同样还要通过“明媒正娶”。苗族村寨里的绝大部分的青年男女还是靠“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来完成自己的终身大事。绥宁苗族地区大多数的寨子都是聚族而居,为同姓同宗,同姓氏之间绝对禁止通婚,因此年轻人去做接亲担宝,就有了面对面与可通婚的外姓女青年交往的绝佳机会。

  那时,绥宁苗族地区不像现在,交通四通八达,有车子可以运输,什么东西都是要靠肩挑背扛,翻山越岭。这些受到女方冷落的担宝,一路抬着或担着嫁妆上路,跟在花轿的后面。出女方村寨的时候,他们一个个生龙活虎,干劲十足,可走出了寨子,他们一个个又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按规矩,花轿由新娘的亲兄弟在花轿前面保驾(嫁)护行,亲姐妹在花轿后面相陪,其它的送亲客在后面看管嫁妆。这些担宝清早起来时,还不停地放鞭炮催着新娘上路,可到了路上后,他们倒不急了。他一会儿说吃了不干净的饭菜,肚子不舒服要方便;一会又说菜太咸了口干,要停下来喝水;一会儿又说,因吃的是剩菜剩饭,没有吃饱,肚子饿了,没有力气,要歇一歇。就这样,他们走走停停。这一下,着急的不是接亲客,已换成了送亲客。她们一路地叫喊催促,那些担宝们只是千方百计地拖延,有的干脆坐在路上不动,那些送亲客们只得把他们拉起来,催促着赶路。其实这是担宝们早就设计好了的圈套,等待着送亲女客们来钻,如此就有机会与她们接触。女送亲客也顾不得什么“男女受授不清”规矩了,跟担宝们一拉一扯的。有些青年男女在拉扯中相识,再加上有轿子上的新娘在后来的日子里牵针引线,有的最终结为夫妻。其实这些送亲客何尝不晓得这是一个“圈套”,只是她们也想在拉扯中,能拉出一个自己满意的郎君来。路上的拉扯归拉扯,吵吵嚷嚷了一段时间,看到时候不早了,担宝们又恢复了原先那种生龙活虎的气象,在跋山涉水中抬着嫁妆飞一般地赶路,耽误不了新郎新娘交拜的良辰吉时。

以上图片来源于网络,谢谢原图作者

  接亲的队伍到了男方的寨子门口,一般要停下来,由护送新娘的兄弟先到新郎家里,任务是打探一下男方的准备情况,还要到洞房里查看下,尽到兄弟的责任。这个习俗叫扫房。在扫房时候,男方要以礼相待,每人封一个红包,新娘的兄弟领了红包满意地回到送亲队伍里。新郎则在两个早已安排好的女人(要求父母子女双全)带领下,在族人的簇拥下,最前面由一个打火把的人引路,上前迎接新娘。当新郎接到新娘的时候,首先要把从女方带来的火把与男方的火把合在一起,由火把走在最前面引路,一起向男方家里走去。这种合火把的习俗称之为“合火”,表示新人结合兴旺发达。

  新娘进屋的时候又有讲究,男方一家全部要躲开,这叫做躲新娘。躲新娘习俗直到如今绥宁很多地方还留存。对这种习俗的解释,现在说法最多的是,新娘进屋时,如果家里人与她打了照面,以后在一起过日子会有口角是非,所以躲新娘又叫躲口角(也叫躲口嘴)。还有一种说法是防止属相相冲,这种说法根本站不住脚,因为择日子是以男方为主,不可能出现冲杀自家人的,再说难道全家人的属相都相同?看来这只是一个借口而已。至于这种躲新娘习俗最古老的真正含义是什么,有待于进一步考证。

  迎亲进门要点香、蜡烛,为新郎新娘披红挂彩,新娘踏入堂屋门,堂屋门槛下放了一个竹格筛(即米筛),竹格筛里放了一张四方红纸。这里因地方不同又有两种迥然不同的习俗。一种习俗也绥宁的绝大部分苗族(包括侗族)地区的习俗,新娘进屋要踏入竹格筛内,而且两脚并立还要在里面稳稳站一下。这里有一个说法,民间认为,新娘的左脚先踏入格筛内,头胎生男孩,右脚先踏入格筛,头胎生女孩,也就是所谓的“男左女右”。也有些地方反过来说的,认为是“男右女左”。这种习俗叫踏格筛。其说法就是喻意新娘进屋以后,进屋踩红踏筛,像米筛筛米时掉下的米粒一样,多多地繁衍子孙后代,且个个像“米头子”(比喻很能干,苗族人把儿女有出息称为“胀米”),而红纸则暗喻生育之“红”。另一种习俗只是在绥宁少数苗族地区和汉族地区存在,新娘进屋时,大门前面放一盏灯,罩上竹筛,新娘从竹筛上跨过,称“跳格筛”,此习俗与汉族人在门前用铁盆烧一盆火,让新娘入门时跳过去有异曲同工的地方,但也保存了苗族放置格筛的习俗,疑为汉族与苗族融合后的各取一部分所形成的另一类习俗。

  新娘进了堂屋后,给神龛上的祖先行过礼,然后送入洞房,等待良辰吉时的交拜,也就是俗称的“拜堂”。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