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旅游频道 > 正文

美文选登:梦中的黑溪

2015-12-11 09:09:24 来源:湖南日报 作者:宋谋万 编辑:摇曳

  黑溪是沅水支流蓝溪河的源头,位于沅陵与溆浦两县交界的圣人山脚下,距我所住的村子30余里。

  最初认识黑溪,是在上世纪70年代初。正读小学的我在《湖南省地图》上发现一个黑三角标记,下方注明:黑溪原始森林。没想到在这个封闭的大山里,一个小小的地名居然被标记在地图上,让我颇有几分自豪。

  在此以前,我也经常从父辈口中听到“黑溪”这两个字。我知道父辈只要去了黑溪就不会空手回来,总会从布包里抖落各种味道鲜美的野生食物,诸如香菇、木耳、山药、葛根等。在那个忍饥挨饿的年代,山林的恩赐总是给人们以冬阳般的温暖。一次,我好奇地问父亲黑溪在哪里?为什么叫黑溪?父亲指着门前那条小溪说沿溪而上半天工夫就到了。父亲说每到汛期,黑溪涨水都是黑色的,所以叫黑溪。后来弄清黑溪涨黑水是因为那里林木葱茏,植被繁茂,雨水落地被厚厚枯枝败叶和茅草阻隔,浸泡过树叶的雨水经慢慢渗透流向溪谷就成了浓浓的茶色。

  听着父辈的讲述,再想想地图上那个黑三角标记,勾起我无限的好奇。

  终于在一个暑假,父亲答应了我的要求。生产队在黑溪大山里开荒种了一片包谷,包谷灌浆时队里安排父亲进山守护,防止野猪糟蹋。我跟着父亲溯溪而上,大约三个多小时,就进入一个梦幻般的绿色王国。

  盛夏炽烈的阳光一瞬间就被浓密的树荫遮住了,偶尔从树叶的缝隙里筛下几丝银针般的光芒。山间的羊肠小道全是厚厚的枯叶,仿佛踩着柔柔的棉垫。山谷里的溪流时而委婉吟唱时而窃窃私语时而汇成瀑布高挂于绝壁断崖,声似雷鸣。阵阵寒气在山林间萦回,让人仿佛置身暮秋,父亲和我都换上夹衣。

  一路上,我目不暇接,惊叹于那些鳞次栉比的参天大树,有的光滑笔直,犹如城里的水泥电杆;有的粗壮结实,非三五人难以合抱,仰头望去,仿佛擎天立柱。头顶是无边的浓绿,看不见蓝天,恍惚中觉得大树支撑着一个绿色的苍穹。父亲一路不停地采摘野果,有的果子熟透了掉在地上,散发出阵阵芳香,好像进入秋天的果园。

  在一平坦处,置有几个磨盘般的木墩,父亲和我坐下歇息。忽觉天色更暗,原来头顶是一大片如葡萄架一般的藤萝,树与藤交织在一起,层层叠叠,盘根错节,不知道哪是藤哪是树,分不清是树缠藤还是藤缠树。村里人给这里取名叫“千年伞”。确实很形象,树干撑起漫天藤蔓如同一把巨型雨伞。父亲说凡是进出山林的人都会在这里歇息,只要不下暴雨,就不会漏水。父亲说这里也是过往野兽的必经之地。没错,在旁边一棵树兜上残留着无数动物的毛发。那是野兽们蹭痒时留下的。树兜被蹭得光滑油亮。凭父亲的判断,有虎、豹、獐、麂、豺狼、野猪等。听起来有些心惊胆战。

  我跟父亲住在山林深处的茅棚里。林子就如同一个聚宝盆,无需刻意寻找,各种野果山珍随手可取,还有峡谷山泉里长大的鲜鱼,无需调料,白水煮之味道鲜美。

  就在我跟父亲走出那片林子的同时,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开进山来。他们在林子里修路架桥,安营扎寨,建起了一排排工房。后来得知那是国营木材公司建造的伐木场。从那以后,林子就再也没有了往日的自在与宁静。锯与斧在林子里铿锵作响,此起彼伏。大树倒地的轰鸣伴随着恐怖的断裂声响彻山谷。工人们秋冬伐木,夏天“赶羊”。他们把参天巨木砍倒削皮晾干后锯成一段一段的原木,再顺着山坡滚到溪谷。等到仲夏涨水时就赶着原木顺流而下。那时,整个蓝溪河里密密麻麻浩浩荡荡到处是涌动的木头,势如百龙游江,亦似牧归的羊群,场面蔚为壮观。人们形象地称之为“赶羊”。

  这样的景象持续了十多年,在我成长的记忆中,蓝溪河就是一条木头涌动的河。我知道那些奔流不息的木头都来自黑溪。我不知道那些擎天柱般的大树是否已经折断?那顶孕育了无限生机的绿色苍穹是否已经坍塌?我带着这些担忧走出了大山,再也没有去过黑溪。

  近年几次回家,我无意中跟母亲提起儿时的黑溪,母亲不无感慨地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我曾有过几次进山的冲动,但都被打消了。我实在没有勇气再去黑溪了。黑溪只能属于过去,现在的地图也不再有那个黑三角标记。我不知道现在的黑溪汛期是否还会涨黑水?如果不涨黑水,就不能称作黑溪了。

  黑溪只能珍藏于我的梦里……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