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旅游频道 > 正文

湖南留守儿童约350万 部分人家境贫寒1天仅吃2顿

2015-12-06 19:58:29 来源:三湘都市报 作者: 编辑:摇曳

  终于放暑假了,邓慧(化名)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她的暑假总是比上学时还要辛苦许多。爷爷奶奶每天都会在黄花菜地、玉米地、花生地里忙个不停,她要负责做三餐饭,洗衣喂鸡喂鸭,最难的是,时刻像“妈妈”一样照顾2岁的脑瘫表妹。

  邓慧,10岁,四年级学生,是衡阳市祁东县太和堂镇大塘村的一个留守儿童,也是这里众多留守儿童的“缩影”。

  每年暑假,关于留守儿童的话题便开始受关注。三湘都市报记者近日走访了湖南省较为偏远的祁东县太和堂镇,了解他们的生活状况。

  一所学校95%学生是留守儿童

  1998年,在一个台湾企业的资助下,太和堂镇大塘村有了自己的小学,这便是现在的大塘村希望小学。邓翔军是这里的校长,已经有25年教龄,除了学校的管理工作,还任着语文、音乐等学科的教学任务。

  邓翔军介绍,学校共有128名学生,根据他的统计,95%都是以邓慧为代表的留守儿童,“一、二、三年级近百名学生中,父母亲在家的家庭仅有一个”。

  父母离异, 2年没有见过妈妈,1年多没有见过爸爸,爷爷患有精神病,每天陪伴在7岁邓禄(化名)身边的,只有71岁的奶奶。

  “种黄花菜、玉米等,收成好的时候一年大概可以赚3000块,差的时候可能只有1000多块。”邓奶奶告诉记者,两个儿子外出打工都拿着很低的工资,基本只够自己在城里的温饱,而家里则需要她不停劳作才能有饭吃。

  “家里穷的孩子,连搭餐费都交不起,一天只吃两顿。”邓翔军表示,邓禄这样的单亲留守儿童已经越来越多,很多村民刚成年甚至未成年便出去打工,认识了外地的女孩成家生孩子,外地媳妇来到村里,多半会被贫穷吓“跑”。这便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单亲父亲养家更难,留守在山村的家庭也更贫穷。

  这样的状况,在地理位置偏远的太和堂镇很普遍,相邻的太和堂镇豹子岩小学中,校长王泽民透露,尽管豹子岩村比大塘村经济状况好了许多,但留守儿童仍旧占了绝大多数。“家庭贫困、亲情的缺失等,这些留守儿童群体的问题越来越多。”邓翔军表示,尽管近年来外界对留守儿童越来越关注,但这个群体仍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

  留守儿童的心理问题日趋凸显

  5年前妈妈与爸爸离婚并离开家,豹子岩小学的王路瑶(化名)很想妈妈,但她却最怕别人问起妈妈。路路是个非常懂事的孩子,学习成绩很拔尖,但她总是自卑孤僻。老师一直想帮她,始终难以走进孩子心中,做了诸多努力收效甚微。

  “孤僻、自卑几乎是留守儿童的心理通病,但最让人头痛的,却是他们的叛逆。”为了学校几个叛逆的孩子,邓翔军笑称自己“操碎了心”。

  留守儿童心理问题还有很多,例如有的孩子小小年纪抽烟,或者养成小偷小摸的习惯。心理问题会影响学生的一生,我们尝试通过举行拔河比赛、唱歌比赛等活动来“治疗”学生的孤僻、自卑,但叛逆与脾气暴躁等问题,却无法轻易解决。“我们曾向教育部门反馈,希望能增加心理辅导等课程,但根本没有这样的老师。”邓翔军坦言。

  数据

  我省约有349.52万留守儿童

  根据《中国第六次人口普查资料》样本数据逐年推算,全国有农村留守儿童6102.55万,占农村儿童37.7%,占全国儿童21.88%。

  湖南作为全国劳务输出大省,省妇联于2013年率先在全国建立省级农村留守儿童信息数据库,相关的数据显示,2014年全省0-17岁留守儿童约349.52万人,0-14岁留守儿童约286.4万人。

  根据多个部门调研总结,大部分留守儿童,尤其是学前留守儿童缺乏自我保护的意识和能力,对突发性事件缺乏应变和自救能力,也容易受到不法分子的侵害和利用。上学路途较远,经常起早摸黑赶路,人身安全令人担忧。农村留守儿童遭受火灾、交通、溺水或触电等意外事故时有发生。

  专家

  隔代监护易让孩子产生自卑心理

  社会学专家、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社会工作学院院长史铁尔表示,自己一直在关注这个特殊的群体,留守儿童是当今社会极为严重的社会问题,一个关系到人数达6100多万的群体的问题,而且这个群体还在不断壮大。

  史院长表示,要想改变这种局面,不单单需要政府也需要社会组织、民间团体、爱心人士的协助。如,政府提供机会和经费,在学校设立社工站,方便民间机构介入。“更重要的是需要立法,在美国,对5周岁以下儿童监护人离开5分钟就属犯法,离开更久乃至虐待儿童,更会被剥夺其监护权,中国很需要这样的法律。”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