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旅游频道 > 正文

聚焦留守儿童之痛:家长远行留下危险和孤独

2015-12-06 19:56:28 来源:央视 作者: 编辑:摇曳

  《新闻1+1》2015年7月15日完成台本

  ——暑假了,留守儿童安全谁来管?

  (节目导视)

  解说:

  128个孩子,121个是留守儿童。

  大塘村希望小学校长邓翔军:

  这个对学校来说能力确实有限,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解说:

  孩子们盼望假期,却又害怕假期。

  大塘村希望小学校长邓翔军:

  我觉得放假以后这个孩子并不安全一些,在农村确实是这样,在学校里面还好一些。

  解说:

  溺水,车祸,触电,火灾,还有犯罪侵害,远行的家长,留下的是危险和孤独。

  河南邓州 溺水女童的父亲:

  他不是一个机器,不是个小狗小猫,他是个有感情的人。

  解说:

  《新闻1+1》今日关注:暑假了,留守儿童安全谁来管?

  评论员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学校又到了放假的时候,但是每一到学校放假的时候作为媒体人就会开始担心。为什么会担心?说一个数字,全国留守儿童超过六千万,这一到放假,不管是寒假,尤其是到了暑假的时候,留守儿童发生各种意外的这种新闻就会扑面而来。真是这样吗?真是。我们今天随便就在网上寻找了一下最近的新闻,扑面而来的就有这样的。

  7月15日,《河南12岁留守女童为救弟溺亡不会游泳仍扑水中》。

  7月9日,《暑假第一天卫辉两名留守儿童溺水身亡》。

  6月24日,《河边水塘玩耍三留守儿童溺亡》。

  这些新闻标题都有一个共同的字眼,那就是留守儿童。接下来我们就听听湖南一所学校的校长在谈到放假之后他的担心。

  湖南省衡阳市祁东县太和堂镇希望小学校长 邓翔军:

  最担心的就是安全问题,因为像这些孩子一般小学生自制力比较差一点,在放假时候爷爷奶奶看不住,或者在外面到处跑,到山里面玩,河边玩,有些到外面去这样确实比较危险。

  我觉得放假以后这个孩子更不安全一些,在农村确实是这样。

  白岩松:

  这个校长担心一定有他的道理。我们了解了一个数字,他的这个学校一共有128名学生,其中121名全是留守儿童,你说这样的情况校长他能不担心吗?如果要是在没放假的时候学校还可以很好去看管,然后做这种安全的防护。但是,一回到家里了,假期开始了,意外也非常有可能发生。来,我们去关注一下。

  解说:

  暑假,本是孩子们的盼望,但是,家住湖南省衡阳市祁东县的邓慧,对于眼下的暑假,却并不感到欣喜。

  邓翔军:

  她是跟外公外婆一起生活,放假以后,外公外婆一般要忙一些农活,她在家里面一般是煮饭、炒菜,帮家里洗衣服这些活都干。另外还带一个小表妹,大概两岁左右,她说暑假更辛苦。

  解说:

  10岁的邓慧,是大塘村希望小学一名四年级学生;由于父母常年在外打工,每年也只有春节才回湖南老家,对于父母的思念,孩子只能默默埋在心里;而出生在大山里的她,曾经也像小候鸟一样,前往过父母打工的城市。短短十九天的共同生活,她仍然记忆犹新。

  三湘都市报记者 李琪:

  她说她去过妈妈(打工)那里,有一年,哪一年她不太记得,她只记得去了19天,她觉得在那边很开心,在城市里面,然后她说她很想念爸爸妈妈。

  解说:

  相似的情况也发生在邓禄身上,他是大塘村希望小学一年级的学生;父母离异,孩子已经两年没有见过母亲,一年多没有见过父亲;陪伴他生活的,只有71岁的奶奶。

  邓翔军:

  有一些是非婚的,没结婚就生孩子了,女方一到这边来看,就是说条件很艰苦,家里比较穷,就走了,有一些结过婚的,后来看到这边条件不如意吧,也就离了。

  解说:

  邓禄的家里,没有像样的家具,几乎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灶台上的锅碗瓢盆、茶壶都覆盖了厚厚的灰尘;碗里也基本上看不到像样的饭菜。

  李琪:

  爸爸就一直在外面打工,可能因为文化程度也还不太高,工资也很低,就没有钱拿回来,所以他就靠奶奶养着。家里如果种玉米,然后黄花菜还有花生卖掉的话,收成好,可能会赚三千多块钱,然后收成不好的话一千多块钱,还是我们以前的那种泥砖房,看起来非常贫困。

  解说:

  在太和堂镇希望小学的128名学生中,只有六、七个孩子不是留守儿童;如今,学校放假了,校长邓翔军,也更加担心孩子们的安全。

  邓翔军:

  我觉得放假以后孩子更不安全一些,在农村确实是这样,在学校里面还好一些。因为像这些孩子,一般小学生这个自制力比较差一点,在放假时候爷爷奶奶也看不住,或者在外面到处跑,到山里面玩,河边玩,就这样子的情况。确实比较危险。

  解说:

  年复一年,春夏秋冬,担心,也只能是担心,这么多留守的孩子,校长邓翔军,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邓翔军:

  这个对学校来说能力确实有限,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在这一方面我们学校做得也不是很好,因为放假了有一部分学生有家长的,接到外面务工的地方去了,有些就在家里面,学校一般没有举行过什么活动。

  白岩松:

  其实我们都知道这30多年的时候中国经济取得了高速发展的这样一种奇迹。但是当我们为这些数字而感到骄傲的时候,心里一定也得明白另外一件事,那就是我们为此其实付出了相当高昂的代价。这种代价不仅仅是环境,人们的那种压力、焦虑,还有几代而且每一代都有几千万的留守儿童,居然在他的成长过程中很少拥有父母的这种陪伴,想想这都是一个让人非常难过的这种代价。我们来看一个调查。

  全国妇联2013年搞的,现在全农村留守儿童目前至少有6102.55万人。它什么概念呢?占农村儿童37.7%,也就是说100个中国农村的孩子其中有38个就是留守儿童。它占全国儿童多少呢?21.88%。也就是说100个里头就有接近22个孩子是农村的留守儿童。那他们现在都在跟谁住,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呢?其实在留守儿童里头父母全出去了的占到了接近一半这样的一个数字。而且跟祖父母在一块的,其实比我想象的还少。是32.67%。尤其让我感到惊心动魄而且担心的是这样一个数字:单独居住的留守儿童占所有留守儿童的3.37%,也就是留守儿童自己住,这个比例看着不大,但是它的基数大,因此跟它对应的单独居住的农村留守儿童高达多少呢?达到了205.7万。透过这样一个数字,大数,6100多万的留守儿童,然后其中有接近40%是跟自己的祖父母在一起居住,而且有3.37%是单独自己来住,你都不知道他的生活会怎么去照料。那这里的这种危险、安全等等因素也就突显出来。接下来我们继续观察。

  (视频同期)

  记者:

  爸爸妈妈呢?

  留守儿童1:

  在广元打工。

  记者:

  平常多长时间回来看你一回?

  留守儿童1:

  一年。

  记者:

  多长时间见一回你爸爸?

  留守儿童2:

  一年。

  记者:

  一年就见一回啊?

  留守儿童2:

  嗯。

  记者:

  你上一次见爸爸妈妈是什么时候?

  视频解说:

  如果眼睛会说话,你听到什么?无助、等待。

  解说:

  留守儿童,承载着太多他们这个年龄层不应有的负担。然而与此同时,他们还要面对着同样应该远离他们的各种危险。

  6月14日,河南邓州,12岁的留守儿童陈瑞雪不顾奶奶的反对,带着7岁的弟弟来到河边玩耍,眼见弟弟为了捡起玩具而滑进水里,不会游泳的小瑞雪还是跳进水里要救起弟弟,但这一跳再也没上来。

  溺水,对于身处农村的留守儿童来说,是最为多发的事故。河南卫辉市庞寨乡庞寨村南河边,放着两双彩色凉鞋和两条短裤,它们似乎在等待主人的回来,但是却再也等不回来了。

  2014年11月30日,在北京举行的第十届中国青少年发展论坛发布了"全国六类重点青少年群体研究报告"。报告指出,在过去一年中,有49.2%的留守儿童遭遇过意外伤害,

  孙云晓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研究员家庭教育首席专家:

  留守儿童的意外伤害比例高于其他非留守儿童,高的原因就是他们由于缺少父母的监护,他们自我保护能力比较弱,这样就导致各种意外事故发生的比例偏高。

  解说:

  除了意外,让我们更担心的是隐形的心理伤害。叛逆、厌学、孤僻。这些都成为了很多留守儿童的典型特征。

  孙云晓:

  在儿童时代,如果不能够有父母的关爱,他是很难生存下去的。就是这种亲子依恋的情感对他一生的安全感幸福感至关重要,所以当他长期得不到父母的关爱,精神上会出现崩溃的感觉,一种绝望的感觉。

  解说:

  心理问题,折磨着一个个年轻的生命,也因此,有的孩子选择了走向极端。毕节四兄妹的自杀离世更像是一种对留守生活无声的抗争。母亲离家出走,父亲外出打工,身边没有人照顾,一个13岁的哥哥要担负起照顾三个弟弟妹妹的重担,即使有低保能过得下去,但这样的生活显然不是四个孩子想要的。

  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委宣传部副部长 戴德润:

  他家庭也不是特别贫困,他的生活是没问题的,他这个家庭的特殊情况,就是他母亲和父亲长期不在家,缺少关爱。

  解说:

  在缺乏关爱中成长的留守儿童,不仅会面对遭遇来自外界的危险,有时候也会成为危险的制造者。2012年,来自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的数据显示,留守儿童犯罪率约占未成年人犯罪的70%,而且有逐年上升的趋势。

  全国5个儿童中就有一个是留守儿童,如此庞大的群体决定了留守儿童的境遇已经不是个体的不幸,面对这样一个沉重的社会问题,留守儿童之伤,又岂不是这个社会的伤痛?

  白岩松:

  我们总结了一下,最近一些年涉及到留守儿童发生各种意外的这种新闻,结果基本上是这样几大类。而且在这样几大类里面你会发现有的是传统让我们担心的,比如说溺水等等。但是也有一种新的趋势在增长。你看,溺水、交通事故、触电、火灾可能我们都是比较在新闻当中实时的会不幸看到的,然后包括中毒。

  但是这几年,像这样的新闻也在增长,性侵,包括自杀。那么自杀是尤其让人难过的,这就意味着我们有相当多的留守儿童在他的内心已经出现了巨大的问题,而且出现了问题之后没有达到很好的一种抚慰,已经达到了崩溃的这样一种境界。于是走上了最后的这样一个自杀的这种路。

  我们再来看一个变化,其实可能是过去我们不太注意,但是数字已经显现出来。留守儿童犯罪率,约占未成年人犯罪的70%,这可是在全国,而且有逐年上升的趋势。留守儿童犯罪率约占未成年人犯罪的70%,这是2012年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邵文虹说出来的这样一个数据。

  接下来我们连线一位专家,北京市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的主任佟丽华。佟主任您好。

  其实在我们看到搜集相关新闻的时候,除去溺水这些让我们非常难过的这种新闻之外,突然发现涉及到农村留守儿童的时候,像这种性侵,别人对他们的犯罪,还有包括自杀都在增长,我不知道这个在你日常工作中是否早已经感觉到了?

  佟丽华 北京市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

  其实我们一方面做未成年权益的保护,另一方面我们又做农民工权益的保护。在过去十几年期间,其实这个问题已经表现得非常明显。尤其父母不在身边,孩子缺少关心、爱护、教育和看管。导致的必然结果就是孩子容易出现意外事故,比如说溺水我们说传统的这种,也容易受到其他的伤害,包括人身伤害,包括性侵害。当然这些孩子也容易养成不良的行为,我们看到的数字就是犯罪的数字比例其实还是比较小的。但是这些留守儿童当中这种不良行为,严重不良行为的情况,其实是比较普遍的。所以说怎么能够保证这些六千多万的孩子能够健康成长,成为这个国家的希望,而不是我们未来要面对的一个社会问题,这确实是中国社会必须要面对的一个大的挑战。

  白岩松:

  佟主任您刚才谈到比如说,我们有时候会下意识的感觉到相当多的留守儿童也许在承担着他有可能变成某种被伤害者。但是刚才我们看到,您也谈到了留守儿童犯罪率约占未成年人犯罪的70%,您再分析他犯罪变成了加害人,这个背后所隐藏的他的心理的变化,以及社会的这种环境究竟是什么样才会出现这样一个数字,您应对的方式又是什么?

  佟丽华:

  其实首先我们说非常简单,由于缺少父母的教育和引导,孩子容易失控,容易出现各种不良行为,也容易走上违法犯罪道路。那么现在我想说的是,整个社会都看到留守儿童存在的问题,到底怎么解决?解决的出路到底在哪里?我想说的是,现在我们必须给贫瘠的农村注入人情,注入专业的人才,这可能是我们的关键。我们现在说留守儿童的问题,你比如让父母不进城打工,这坦率说不大现实。因为家里头需要经济上的支柱,有些时候父亲或者父母外出打工,也是一个不得以为之的选择。那么你说让父母把孩子都带到城里去,客观说也不现实。农民工在城里本身生活也很艰难,把孩子都带来客观说不现实。

  白岩松:

  另外还有相当比例的出门打工的父母他还具有某种流动性。

  佟丽华:

  当然是这样。那么现在怎么解决,我一直说如果说父母外出打工有些时候是不得以而为之的办法,那么谁来增加对农村留守儿童的服务,单靠老年人显然不现实。

  白岩松:

  没错。佟主任,不妨把这个问号留在这儿,一会儿我们看完下一个短片之后回来我们专门去面对这个问题。来,我们继续观察。

  佟丽华:

  好。

  解说:

  “小雪:你在那边好吗?给你买的溜冰鞋你看到了吗?你出事后,爸妈从江阴赶回来,去超市把你看中的那双溜冰鞋买给你。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就是再有一千个孩子,爸妈还是对你亏欠着,一辈子都亏欠着你。”

  这是一对在外打工的夫妻写给女儿的信。遗憾的是,他们的女儿小雪再也无法看到这封信了。6月14日,河南邓州市这名12岁的留守女童溺水身亡。小雪的父母在信的结尾写到:“你走后,爸妈决定再也不去打工了。我们守着你弟弟,再也不分离了。”

  河南邓州溺水女童的父亲 陈先生:

  这回事情一发生,觉得好像是出去打工真的太对不起孩子了。出去打工吧对孩子确实很不利的,关键就是孩子的心理健康,孩子的安全问题,因为你出去挣钱了,挣点钱虽然没发财,但是把人都搞丢了。

  解说:

  由于缺少父母的关爱与保护,留守儿童的身心安全问题,遭遇巨大的挑战。

  上个月,贵州毕节4名留守儿童喝农药中毒死亡的消息引发高度关注,事发当天,孩子的父母竟然都没有人能联系上。而记者调查发现,4个孩子长期处于独居状态,母亲离家出走,父亲外出打工,之前孩子们还遭受过家庭暴力。

  戴德润:

  这个父母有过打小孩,家庭暴力的事情发生。曾经这个小男孩被他父亲打跑了,然后有一次他还去跳水,就跳河里面,派出所救了把他送回来。

  解说:

  养育孩子,本是父母的天职,但是,这份职责却在6000多万孩子身上常年缺失。暑假,对于留守儿童来说,可能是最有机会和父母团聚的日子。不少孩子会像“候鸟”一样,到城市里和打工的父母短暂团聚。就在上周,在当地相关部门的支持下,来自重庆市綦江的一群孩子搭乘火车来到广东探望打工的父母。

  面对多日未见的孩子,打工的父母有很多地担心,然而这些担心,顾虑,在现实面前,并没有让父母选择回到孩子身边。今年6月18日,一份《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2015年)》发布,其中指出,中国有近1000万留守儿童“一年到头见不到爸妈”。如果父母不能保证每3个月与孩子见面一次,孩子的“烦乱度”会陡然提升,对生存现状产生焦虑。调查还发现,无论是妈妈单独外出打工还是爸妈都外出打工,孩子的心理状况都明显差于父亲单独外出打工的孩子,专家呼吁,如果实在要去打工,请把妈妈留给孩子。

  白岩松:

  其实这个姐姐救弟弟不幸身亡,然后她的父母给她写了一封信,并且父母决定再也不出去打工了,然后永远陪着弟弟。看似是一个团圆的结局,接下来其实他还会面对生活上的问题,因为还需要挣钱,你的生活水准是不是要下降,等等。因此有时候你看着很满意一个圆满的结果,这属于可能我们站在城里头站着说话不腰疼。现实中的太多的挑战让他们不得不做出很多无奈的决定要出去打工,因此要理解。但是在这种理解的情况下,如何去保护这六千多万的留守儿童,继续连线佟主任。佟主任,刚才这个话没说完,其实你说家长能不出去打工吗,有相当大的比例。另外学校平常很注意孩子的安全,但是它得放假,有很多农村的学校没有那么大的精力有很多人,您刚才说了非常重要的一句话,要把亲情和温暖注入到乡村里,方法是什么?

  佟丽华:

  我现在想谈一点方法。从长远的角度来说,我们现在必须要承认的是城市的财政要比县域的财政要好很多,单纯靠县里自己来投资,来解决留守儿童问题,非常困难。中央财政一定要拿出钱来,为县域的留守儿童的关心和爱护购买服务。这是第一句话。

  第二句话,从具体的建议角度来说,我说“十三五”期间我们能不能在每一个县都推动叫“一十百千万”的这样一个工程,我也头一次用这样的数字来谈我具体的建议。那么每个县我们能不能建立一个专业的社会组织,至少培养哪怕说十名专职的来干这项工作的社工的、法律的、心理的专业人员。那么这个社会组织和这些专业的人员就来做孩子的关心爱护工作,这是第一个阶段,他们是专业的,是专职的,专门干这项工作的。

  白岩松:

  百千万呢?“一十”有了,一个县,十个专业人士。

  佟丽华:

  百千万我想说的是,我们能不能发展更多的爱心志愿者。有些地方在做这种所谓的爱心妈妈,也就是还留在村子里一些有热心的一些孩子的母亲能够照顾邻近的其他家庭的孩子,那么把这些我们说给他叫爱心妈妈爱心志愿者,或者叫青年志愿者,我们能不能培养上百、上千、上万的爱心的志愿者让他们参与进来,哪怕给他们一点报酬。我前段时间去河南洛宁考察,一个月只是给那个老师450块钱,他就做了大量的工作,我们现在能不能培养更多的给他一点报酬和支持的爱心的志愿者一百、一千、一万。

  白岩松:

  这就是您刚才说的其实中央财政也好,地方也好,来出一笔钱去购买服务的含义所在?

  佟丽华:

  是这样。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这样有人来做开展这项工作。我们现在需要的在农村,我经常说,农村最关键的可能还不是硬件设施,盖多少房子,最关键的是有人去开展这些爱心的工作,教育的工作,这是最关键的。

  白岩松:

  没错。非常感谢。这要比我们在这儿呐喊,好像用情说了很多话其实要实际得多。我们都知道方向,但是我们必须找到方法,佟主任刚才在提供这样一个方法。接下来我们来听一下那个失去孩子的父亲之后他的心绪变化。

  陈先生:

  我觉得人在世上反正就是几十年光景吧,反正就是亲情最重要了,没有什么金钱可以代替它的。如果一个孩子从出生到长大成人,一直和爸爸妈妈电话联系的话,干吗让他来到这个世上,他不是一个机器,不是个小狗小猫,他是个有感情的人,所以说如果她们经常出去打工,孩子淡淡地电话联系一下,跟孩子很疏远,那觉得人生没有什么乐趣,没有什么幸福感,没有什么意义了我感觉。

  白岩松:

  这是在一个巨大的伤痛之后他所思所想的事情,但是对其他父母又很难具有一定的特别大的意义。为什么呢?因为他们要面对生活的压力又要出去打工,因此整个社会要去思考相关的方法。其实我们现在的确需要有很多的志愿者在每年的这个暑假和寒假的时候就能定点的,而且都是身边定点的,比如说一个村子里头如果能有三四个年轻人去做志愿者的话,带着这些孩子去游戏,然后教会他们很多生存的方法,并且去看护孩子不要离这个危险的地方再近一点,等等。既把志愿的这种精神贯彻到整个社会,同时又让我们格外担心的这六千多万留守的孩子安全多一些,而且感受到一种温暖,这可是真正的国家的未来。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