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旅游频道 > 正文

媒体还原贵州毕节服毒兄妹的最后一夜(图)

2015-12-06 19:19:54 来源:成都商报 作者:刘木木 编辑:摇曳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连日来走访了4名孩子家的邻居、老师及当地乡镇领导,了解到事发当晚9时左右,当地的一个工作组曾集体到张启刚家进行了一次长达1小时左右的家访。在工作组离开约一个半小时后,悲剧突然发生了。

  第一次家访:鸦雀无声

  毕节七星关区田坎乡茨竹村兄妹集体自杀。

  4名孩子中的老大、老二、老三,从5月8日开始便不再上学,只有最小的妹妹张启味似在坚持上幼儿园。

  学校老师和邻居曾多次试图敲开4个孩子的家门,但大多遭到拒绝。有时明明还能听到孩子们从房内传出的声音,一旦外人靠近,整栋房子便会变得鸦雀无声。

  田坎乡党委委员、政法委书记湖海峰,是此次事故拟处理责任人之一。今天中午,胡海峰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事发前的两个月,他曾三次上门家访,但只有6月9日晚上得以走进4个孩子的家。

  胡海峰说,4月17日,他第一次上门看望孩子们,为了让孩子们消除戒备感;他叫村里的几个老百姓帮忙去敲门,但孩子们始终不开门,没有办法,他只好交待村民们多留意几个孩子的生活,随时注意他们的处境。

  第二次家访:置之不理

  4个孩子的家。

  5月13日,胡海峰又与田坎乡教管中心主任潘峰及小学教师潘汶、乡干部李仲武等人在此上门家访。这一次他们喊村民张启富同行,与第一次一样,一行人仍旧没能叫孩子们打开房门,即便孩子们的二爷爷张仕贵到场,孩子们仍置之不理。

  胡海峰说,面对这种局面,他们也不可能强行破门,他称前两次上门家访的时候都在中午。

  最后一次家访:没有亮灯

  6月9日晚,田坎乡教育中心主任潘峰与几名教师一起再次登门求访,潘峰、周白天老师们忙于教学工作,这样的家访就变得很随机。晚上8点左右,一行人来到了4个孩子家楼下,当时天未全黑,孩子们没有亮灯,但大家确定孩子们都在家。

  “我们到的时候,孩子探头从三楼往下看。”一行人走到一楼,从虚掩的房门来到了三楼。当时孩子们这里躺一个,那里藏一个。”潘峰说,当时进屋的还有教管中心的王主任、幼儿园园长等6、7人。

  自杀前关键词:烧书、害怕、浮肿

  4个孩子的家。

  几名女老师就开始劝孩子们明天就去学校,其中最小的孩子张启味就说,书包和书被哥哥撕了、烧了。当晚进过现场的村张宗义则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他到现场时第一时间找到了3个孩子,但老二则找了半个小时,最后才在沙发下的窟窿里找到了。

  他描述,当时孩子们都是害情的表情,都没有穿鞋,一位女老师跟着做孩子们的思想工作,当时房间里没有书本焚烧的气味。

  潘峰见好不容易进了孩子们的房间,立刻电话通知了乡政法委书记胡海峰。胡海峰接到消息后,立刻叫乡卫生院的白梅医生和村干部张胜骑摩托车赶到4个孩子家。当时,他已听说老二和老三脸皮浮肿,据说是互相殴打造成,“我喊白梅医生一起,好给他们做检查。”

  医生检查后认为,两个孩子的脸皮浮肿,并不是营养不良导致。同时,他还检查了两个孩子的手指和脚趾。

  自杀前关键词:尿尿、汗臭、没鞋

  4个孩子的家。

  这是胡海峰第一次进孩子们的家,他发现这个家虽然有电视机,沙发等设施,但布局十分凌乱。张又介绍,屋内还有一种屎尿味,他们将一间房子做厨房,挨着的房子做厕所,平常都是小便,偶尔还大便。都直接尿尿撒在地上。他称,二楼有床铺,但孩子们都在三楼的地板上。

  见此场景,胡海峰就交代潘峰,要给孩子们送几袋米,每人头几身衣服,如果他们没鞋穿,每人还要买双新鞋子。见老大头发长了,他要求(下属们)次日带孩子找个地方理发。而男孩子也答应。第二天妹妹去上学,一行人便在9点左右离开了。离开前,胡海峰还交代大男孩:“爸爸好久不在家,但你一个人照顾3个妹妹很辛苦,再过几年你们长大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感觉到,房间里到处是汗臭。

  自杀前关键词:计划、遗书、你们

  4个孩子的家。

  一行人离开大约1个半小时之后,孩子们便自杀了。毕节官方最近发布了孩子的遗书。孩子称,“谢谢你们的好意,我知道你们对我好,但是我该走了。这件事情其实计划了很久,今天是该走的时候了。”

  胡海峰说,他现在等候被处理,但他没时间去想自己被处理的事了,因为有很多后续工作正由他做。他还是当晚在场职务最高的行政人员。关于孩子们的遗书所感谢的“你们”,是不是正是当晚的家访工作组,他也来不及细想了。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