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红网 > 旅游频道 > 正文

长沙:多处历史文化遗址标识存疑引热议

2015-07-22 09:10:10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任波 编辑:杨清

  湖南大学行政楼内“抗日战争第九战区长衡地区受降会场旧址”中的“第九战区”四字遭到长沙网友的质疑。

  岳麓山“炮台”历史遗址碑文称,抗日战争时期守卫长沙城的中国士兵曾在此处设置炮兵阵地,这一说法遭到不少网友质疑。

  史学界认为的两个疑似萧朝贵中炮地点与劳动广场均有一定距离,称此地为“萧朝贵阵亡处”值得商榷。  均为长沙晚报通讯员 徐晖铭 摄

  长沙晚报记者 任波

  抗战胜利后,第九战区是否在湖南大学行政楼礼堂接受日军投降;黄兴南路劳动广场设立的“萧朝贵阵亡处”标识,是否表明这一历史疑案已有定论……近日,长沙树立的多处历史文化遗址标识是否准确,成为热爱长沙历史文化的市民热议的话题。

  长沙文史专家梁小进等人表示,市民和网友提出问题,进行讨论,这对珍惜和保护长沙的历史文化有好处。相关部门如发现自己责任范围内的历史文化遗址标识确有问题,应当“有错必纠”。

  疑问一

  湖大行政楼内接受日军投降的是第九战区?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长沙市内的抗战遗址备受市民关注。近日,摄影爱好者徐晖铭拍摄到湖南大学行政楼内一块标注为“抗日战争第九战区长衡地区受降会场旧址”的标牌,不少网友对这一块标牌表示不解。根据披露的档案资料,在湖南大学行政楼(原科学馆)内礼堂接受日军投降的是第四方面军司令官王耀武,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则于1945年9月14日在江西南昌接受日军投降,网友吴习文等人认为这块标示牌不太准确。

  专家说法

  梁小进表示,抗战胜利后,在湖大行政楼礼堂接受日军投降的中国主官确是第四方面军司令官王耀武,受降日期为1945年9月15日正午。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接受日军投降地点确在南昌。

  梁小进建议湖南大学将这一抗战纪念地标识文字省去第九战区,直接改为“抗日战争长衡地区受降会场旧址”即可。实际上,抗战胜利后,全国划分了十余个受降点。长沙为第四受降区,以第四方面军王耀武为受降主官。而南昌则为第五受降区,以第九战区薛岳为受降主官。

  疑问二

  岳麓山古炮台是抗战时期的炮兵阵地?

  岳麓山顶古炮台,被标识为长沙会战期间中国军队炮兵阵地,但此处历史遗址也存在疑问。前几年,做过炮兵的郝柏村先生“重走抗战之旅”来到岳麓山,郝先生指出,抗战时期,岳麓山上的炮台对保卫长沙城起到巨大作用,但此处标识为炮台的地方回旋余地较小,朝向不对,不可能成为抗战时期的炮兵阵地。

  专家说法

  梁小进表示,对于存在历史疑问的史迹,应抱着求真存疑的态度,树立历史文化遗址标识时,应慎重行事。如确实出现错误,相关部门应当“有错必纠”。

  疑问三

  “萧朝贵阵亡处”确在劳动广场旁?

  黄兴南路南端劳动广场旁设立的历史文化遗址标识“萧朝贵阵亡处”,也遭到网友异议:一,萧朝贵到底在长沙何处被炮弹击中,说法有多种;二,目前“萧朝贵阵亡处”标识地,过去曾为天鹅塘,这里直到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修劳动路时才被填平,萧朝贵阵亡于此到底有何确定的历史根据?

  此外,长沙网友常立军提到,老龙潭遗址位置应在今妙高峰东麓与东瓜山西麓之间山坳下,即今白沙路上,但目前相关部门设立的“老龙潭简介”历史文化标识,却在“靠近书院路旁湖南第一师范的一段围墙边”,距离过远,极易令人产生“老龙潭在书院路边上”的错觉。他认为,老龙潭标识可设置于白沙路旁,同时萧朝贵伤重不治后,太平军将其埋葬于老龙潭边,在标识中也应提及。

  专家说法

  本地晚清史研究者谭伯牛表示,网友对“萧朝贵阵亡处”提出的意见,确有一定道理。据清军截获太平军曾水源、林凤祥等从长沙送往湘南东王杨秀清等人的文书,以及清军审讯太平军俘虏获得的口供,萧朝贵是在1852年农历七月二十九,指挥太平军攻打长沙城时,被长沙城墙上发射的炮弹击中胸膛,洞穿乳部,经数日治疗,伤重而亡的。萧朝贵中炮地点,史学界有两种意见,一种认为萧朝贵是在指挥军队攻打天心阁城墙时,在天心阁城墙前方中炮,二是在妙高峰顶炮兵阵地指挥时,萧朝贵不幸被长沙城头炮弹击中。目前长沙设立的这处历史文化遗址标识碑,确实距上述萧朝贵中炮地点均有一定距离,而且中炮之后萧朝贵也并未当场阵亡。

  部门回应

  拟对文物保护标识进行整理和更新   

  作为全国首批历史文化名城,长沙历史文化遗址众多。近年来,长沙的历史文化爱好者对于身边的历史文化遗址标识“刨根问底”,发现了一些问题,进而提出了质询。谭伯牛认为,长沙城区一些历史文化遗址标识设置,似乎存在“政出多门”现象,有一些历史文化遗址标识,并未经专家论证、文物部门审核,个别标识也存在以传闻代替史实的现象。

  对此,长沙市文物局局长曹凛表示,长沙市不可移动文物资料整理工作目前正在紧锣密鼓开展之中,其重点之一就是对文物点历史背景的考证与研究。在整理工作中,凡是发现新的研究成果以及过往错误,文物部门会按照全市统一工作部署,逐步在城市历史文化遗址标识中加以体现。凡属长沙市文物部门管辖范围内的文物保护标识,文物部门会加快对其调查以及考证研究,在征求相关领域专家意见后,根据工作安排,逐一更新。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